归档之于 ‘ 2012 年 6 月 25 日 19:27:42

28岁说(1)

需要写一段文字来书写『我』,这是我的『28岁说』。

这段时间以来,我处于忙碌的癫狂状态。连续四周满转,连周末都在各地奔波,没有喘息的机会。有一部分原因是被动卷入,也有一点想要自己把自己累死的意思。经历自我心里折磨的时候,最好的方法就是让自己累死,这样心里跟身体就平衡了。

危机一直是四伏的,促发却有根本。我对我生活状态的不满来源于太想要做一个『好』的角色,然而所谓『榜样』却是我最不擅长的,我习惯于做一个『不合群』的人,习惯游离于边缘。突然把刀架在我脖子上让我做一个好的『榜样』真的让我太辛苦了。可是我这是一条几乎没有退路的路。在北戴河的时候,团队开会,我借着微醉身体不舒服倒出一些心里话,那些话很可能会导致将来被当成把柄被借刀杀人,然而我也真的想清楚了,如果再这样下去,这个团队的初衷就彻底发生了变化。

促发的原因很简单,除了『爱情』,还能是什么呢?我遇到一个让我心动的人,可是那个人却不喜欢我。这样说会不会有点矫情?也许吧。好久没有过心动的感受了,遇到了竟然还是控制不住想要折腾。然而遇到一个人,想要停下来跟他共同创造一种新生活,想要为他停留在当下的时空里面——在我自认为我状态最好的状态里面,在我还相信爱情对爱情有渴求的时候,遇到这样的人是幸运,但是对方对我无意是我的悲哀。尽管我只是见过他一面,尽管我并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喜欢他,但是被人打动的感受总是布满美妙的幸福憧憬与苦难的预示的。然而最艰难的部分不仅仅如此,往往由爱情为起点,人陷入彻底的自我否定,进而否定生活,找不到生活坐标,这才往往是最可怖的部分。

在低潮的日子里,对于爱情本身的不可捉摸,无力捕捉也许对我的侵蚀并不那么深入,因为我知道我这是我必须要面对的问题。我没有想到的是,在我『最不好』的时候,我自认为最好的朋友对我的那些指责与控诉确实我始料未及的。我所认定的『背后的大森林』,突然间变成了想要吞没我的海啸,在我还没回过身来的时候对方的汹涌而来的拷问将我淹没,躲都躲不掉。

我开始明白,我辞职回到现在所在的地方所遇到的巨大的观念冲突和身份危机是如何的现实与必然。每个人都有自己坚信的『真理』,在自己的『真理』与别人发生冲突的时候,没有人有耐心愿意去倾听他的世界是缘何成为了今天的样子,他的那些『真理』有哪些是他非坚持不可的,哪些是他通过努力可以去战胜的,哪些又是他无法摆脱的情结。我开始明白老板的之前挖我回来之前与现在的所作所为之间的冲突是如何的understandable与reasonable,反而是自己太过理想国的naïve让自己陷入如此不堪的境地。朋友也是一样。所以说,当你遇到一个愿意牺牲自己的立场来捍卫你的朋友的时候,你一定要停下来自己强硬的立场,然后告诉ta,有ta这样的朋友,立场神马的是多么的不值得坚持。

28岁开始重新体会到朋友的重要性。无需美丽的相遇,只需要淡淡的相处,还有那些默默的懂得。谢谢你,在我爱情失意,事业低潮的时候,仍旧愿意做我的朋友。

P.S: 谢谢几个好朋友伴我度过前面那个低潮阶段。我会永远记得。

return top